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娇宠神医妃

第十八章 一身酒气?

书名:娇宠神医妃|作者:夜留白|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5-01 19:53:48|字数:2572字

  “好个,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慕容泽又猛喝一杯酒,“聂将军忠孝仁义,尚且落得身首异处,满朝文武还有何人敢尽忠?”

  “秦帝此举寒了忠臣之心,断了武将之念。朝堂之上,亲小人,远贤臣,走倾颓之道。”夜清婉叹口气,“西秦,危矣。”

  “都是因为本殿未能压下哗变大军,又意图解救聂将军。聂将军为人正派,不参与党争,又得罪了老二。老二趁机狠狠参了本殿一本,加上国师那妖道卜卦,本殿南下可助国运昌隆,父皇竟以母妃性命相逼,勒令本殿为质子,南下楚京。归途漫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母妃。”

  轻柔地拍拍慕容泽握着酒杯的手,夜清婉安慰道,“彤妃娘娘,吉人自有天相。定然会顺遂平安。”

  感受到一闪即逝的温热,慕容泽紧绷的身体悄然放松,凝眉舒展,柔声道,“如今本殿不在,母妃反而安全。老二和老三为争太子之位,斗得越发厉害,后宫皇后和慧妃自然也无暇他顾。只盼着母妃不要日思夜念,本殿就安心了。”国将不国,还有心情争权夺利。争来争去,乱了朝堂,不过为他人作嫁衣裳。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你我都是都是游子离人,难不生春愁。浮华散尽,人比烟花冷。”她也想家了。

  “小婉婉风华无双,秀口一吐,句句深得我心。”月色幽冷的清辉下,两颗年轻的心思乡情切产生了共鸣。

  “拾人牙慧罢了。”夜清婉摇摇头,“质子府里的日子可还好?”

  “托小婉婉的福,能吃上热饭喝上热茶了。”慕容泽点点头道,“换了批奴仆,本殿安了自己人进来,以后行事多少方便些。”

  “南楚与西秦不同,楚帝也不同于秦帝,太子能力不足,湛王心机有余,靖王韬光养晦,勤王嘛……”

  “勤王如何?”慕容泽不动声色观察夜清婉的表情。

  夜清婉抬手揉了揉眉心,“勤王让人看不透啊!”

  “沈儒墨为楚帝不喜是真,楚帝偶尔袒护也是真。父子关系的确让人看不透。”慕容泽分析道,“至于勤王这个封号,也有些不伦不类。沈儒墨在朝中并无具体官职,无召不得入宫,无论如何当不得‘勤’字,反倒像……随意起的。”

  夜清婉似是想起什么,问道,“沈儒墨出使西秦遇刺,你可有查过?”

  “自然查过,确实与我大秦无关。老二老三没空,父皇也……没空。何况沈儒墨再不受宠,也是南楚皇子,南楚本就虎视眈眈,谁会在这个时候挑起事端?”慕容泽摇头否认。

  “我救下沈儒墨的那段时间,旺财在雾林里发现了追杀他的刺客遗落的玉牌。玉牌上刻得是西秦皇室特有的花纹,刻画工艺精湛,只是可惜‘慕容’的‘慕’字少了一个不起眼的点。”云层遮住弯月,周围暗下来,只剩炭盆里火光莹莹。凉亭内,一时沉默无言。

  良久,慕容泽才出声。“沈儒墨知道吗?”

  淡云如轻纱笼玉弓,又丝丝剥离,银光层层泄进凉亭。夜清婉摇头,“雾山不参与朝堂争端。”

  慕容泽嘴角一勾,狐狸眼眯着试探地问道,“其实,我有些好奇。以雾山的根基,只要出仕,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奉为上宾。”

  “朝代更迭,王国倾覆,雾山却仍旧是雾山。”夜清婉看了慕容泽一眼,笑道,“前朝分崩离析始有三国。”

  “沈儒墨了解吗?”话一出口,慕容泽又惊觉失言,又补救道,“毕竟他在雾山待过。”

  夜清婉愕然,“他就在雾林待了三天。”又一顿,“你问哥哥,他也会告诉你的。”所以,是因为你和哥哥关系好才告诉你的。

  慕容泽小声嘟囔道,“我连雾林都没去过呢!”

  “你说什么?”夜清婉侧目。

  “你听错了,那是风声。”

  “……”

  夜,更深了。空气中的湿冷之气愈加浓重,炭火时明时灭,残月西去。夜清婉站起来,抖了抖狐裘,像是想抖去周身寒气。“我送你回去吧!”

  “更深露重,你早些休息,我认得路。”要离开慕容泽不无惋惜,却又矛盾天气寒凉怕身边娇花似的美人受不住。微微叹息,最终,潇洒的起身,有些刻意的缓步走着,背影挺拔如松,风姿潇洒,气度非凡,飘飘有出尘之表。

  望着慕容泽离开的背影,夜清婉感叹,好一个古风美男。

  颜宗向沈儒墨禀报完府中日常,就顶着一张苦瓜脸守在书房外。

  这一个月,因为主子沈儒墨情绪低落,导致整个王府气氛都比较压抑。不一会儿,一名护卫走过来,附在他耳边低语几句,然后迅速离开。

  颜宗的苦瓜脸更苦了,走进书房,惴惴不安地开口,“王爷,方才质子府的探子禀报,昨夜西秦质子慕容泽翻墙进了夜府,从子时待到寅时”,颜宗瞥见主子写字的手一顿,咽口吐沫,磕磕巴巴继续道,“回来时带着,带着一身酒气。今早,夜府的气氛就有点沉闷。”他能不说慕容泽回来时春风满面。

  “一身酒气?”沈儒墨墨眸蓄满了风暴,那丫头,敢跟外男大半夜一起喝酒。难不成还喝醉了?脑海中闪过搂着他脖子娇声叫着“美人别走”的身影,沈儒墨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酸涩与怒火,手中的狼毫笔啪的一声折断,墨迹如断裂的串珠撒了一折子。

  就在这时,付衡进来了禀报道,“爷,最新消息,慕容泽昨晚上翻墙去找夜姑娘了。”

  颜宗急忙冲着付衡使眼色,咱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没看见王爷笔都捏断了吗?

  “他们做了什么?”

  付衡愣怔片刻,他怎么觉得主子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如实说道,“也没干什么。夜府的守备森严,还有只神出鬼没的狗,本来咱们的人难以潜入,说来还要感谢慕容泽的猫,转移了护卫和大狗的注意力,咱们的人才能顺利的进入夜府。”

  颜宗:付衡啊,你怎么没抓住重点呢!

  “没干什么还能会待两个时辰?”沈儒墨声音再起响起,语气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嫉怒。

  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家主子情绪不对,付衡字斟句酌地说道,“慕容泽并不熟悉夜府地形,还特意避开护卫,光找到夜姑娘书房就转悠了大半个时辰。从书房走到花园凉亭又走了一会儿。

  咱们的人怕被发现不敢跟得太紧,只是远远地瞧见夜姑娘和慕容泽在凉亭温酒赏月,谈天说地。寅时,夜姑娘就送慕容泽走了。”

  “温酒赏月,谈天说地?清婉亲自送慕容泽回府?”语调一扬,沈儒墨怒极反笑。他这一个月不说过得水深火热,也差不多了。那丫头居然在他眼皮底下和别的男人温酒赏月,谈天说地。

  “不,当然不是,夜姑娘只是站起来客套了一下。”付衡眼睛一转,恍然大悟,自家主子这是……醋了?想了想又道,“爷,探子回报,夜姑娘今早发起了高烧,到现在还没退,您要不要寻个由头去夜府看看。”小姑娘家的,举目无亲又生病了,说不定心里脆弱正窝在被窝里哭呢,这个时候他家爷好好表现,喜欢上爷也是有可能的。付衡美美的想着。

  沈儒墨静坐沉思了良久,幽幽叹口气道,“本王,没有理由去看她。也不能去看她。”

  付衡看着主子神色黯然,安慰道,“爷,夜姑娘出身雾山,也许她与世人不同,不在意您……。”

  “你也说了,只是也许。”沈儒墨眼中弥散着幽幽的寒光,“至于,慕容泽……”

------题外话------

  小剧场:

  小白:其实,慕容泽也不容易……

  沈儒墨侧目:所以这就是你让他有机可乘的理由?

  小白:额……您下手轻一点,慕容泽以后还有戏份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咸柠七 / 著

    【一部女王崛起史,复仇,商战,职场】四年前,风靡全城的沈家千金,陆氏少夫人锒铛入狱。...

  • 重生之嫡女裳华

    梅花引雪 / 著

    季家嫡女季裳华,倾国倾城,蕙质兰心。裳裳者华,其叶湑兮。“我的女儿这样聪慧美丽,正如...

  • 少帅燃情:吾妻很美

    圆呼小肉包 / 著

    (双军婚,双洁,宠文)她原是地下市场的奴隶,没有记忆,活的不如一条狗。那个军人从天而...

  • 重生之世子谋嫁

    灵犀殿下 / 著

    她本是天之骄女,番王后嗣,却一袭男装掩红颜,淡去红妆,以孤傲狂逆为面具,运筹帷幄,谋...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