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拾魂记

第五章 初见帝凮,顺利化形(2)

书名:拾魂记|作者:却把青梅嗅|本书类别:仙侠|更新时间:2018-01-13 12:31:00|字数:2827字

  由于大将军爹爹和霏烟太子冰唯玉的关系,城中来往众人,稍微年纪大一点的差不多都认识我,路过时纷纷与我打招呼。

  “这不是冰府的三小姐嘛,都长这么大啦。”

  “哟,出落得这么水灵了,比冰府二小姐都过之而无不及噢。瞧瞧她的尾巴多漂亮。”

  有人不认同,立即反驳道: “胡说,我觉得还是栖霜小姐比较好看。”

  “嗯,还是觉得三小姐好看点,不过小时候她好像不是这样的啊。”

  有人立即接话,“她小时候什么样的啊?”

  对方声音明显小了下来,故作神秘道:“她小时候被雷劈过,脑子不好使,爹都不认识呢。”

  “吁 ̄噢 ̄。”围观的几人顿时发出抑扬顿挫的了然声。

  我很大度的,无所谓被他们谈论脑子问题,但是却有点苦恼,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话说,他们难道不应该等我走远了再说吗?

  按我的法力他们即使背后谈论的再小声,我也能听到的。但要是当即表明我能听到,那他们估计会很尴尬,我要是不表明,是实话,他们误传了一些事情,阿爹教育我,要知错就改。我真的好想游过去给他们纠正纠正说法。当然,这结果可能是大家更加的尴尬。

  为了避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果断的选择抄近路,走小道,告别人多口杂的城中大道。

  可是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会事情?

  夸行梦的府邸外,两棵云眠树悠悠的在海水中飘荡。

  一个身着锦服,腰坠美玉的少年郎正摇摇晃晃的趴在墙头上,两条螃蟹似的长腿蹬在墙外的云眠树干上,惹得云朵似的树叶一阵簌簌发抖。

  他在做什么?莫不是在偷东西?我静默了两分钟,决定出声。

  “喂,你在做什么?”

  如果偷东西的话,我想我应该适时制止才行。

  他身体忽然一抖,像是被我吓了一条,压低着声音飞快道:“看不出来吗,爬墙头啊。”

  我脑子转了转,又道:“你爬墙头做什么。”

  “笨啊,当然是看美人。”

  哦,原来爬墙头是在看美人。

  他换了一个姿态,半个身子都探到墙里面去了。

  “小爷我来之前就听说了,云垂有两大美人,冰大将军府的二小姐冰栖霜和夸行族的夸行梦,哪想到,来了之后一打听,冰栖霜既然离家出走了。好歹还剩下一个夸行梦,可以气煞小爷我也,夸行梦竟然整日不出府门,无奈小爷我只好出此下策,来爬墙头了。”

  我呐呐道:“哦。”

  原来如此,转念一想。“可是你这样好像不对。”

  “小爷我管他对不对?我说,你小声点好不好,快被发现了 。”他猛然回过头来,端的是面如冠以,唇红瓷白。他先是一愣,然后顿时笑开,“这是哪家的妹妹哦,不错不错,我喜欢。”

  ……

  想我短短两百多年,似乎已经听到过两次这样的话语了,又见他没有尖尖的耳朵和蓝色的眼睛,唔,不是人鲛。

  我当即退了一步,想要游开。

  他笑的十分灿烂,连忙从墙上天下来,口中不停念道:“等等,小美人不要走嘛。”

  说完一步就拦在了我的面前。缩地成寸,是个高手!

  我警惕的看着他道:“你让开。”

  他笑嘻嘻耍赖道:“ 就不让。” 说完还伸手好奇的过来摸我耳朵。

  我有些生气,一把挥开他的手,面红耳赤愤然道:“你在这样我就要叫人了,夸行府就在旁边,长央府就在附近。”

  他左右看了看,证实我说的事实真的。

  面色微微一变,还真被我唬住了。

  “别,别,小爷我逗你玩的。” 他装模作样的做了一个揖。“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小美人别生气啦。”

  我极少出府,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厚颜的人。

  我皱着眉头道:“你是谁?”

  “我乃……唔,这个不能说,不然父帝知道还不扒了我的皮。” 他独自说道,脸面几番变化,后面的话似乎是自言自语。

  我没有听清,不过看他面红齿白,通身仙气缭绕,肯定不是海中寻常妖怪。

  我眼睛转了转,“你不说,我可就要喊了。”

  “小美人不乖噢。” 

  “你说不说。”

  “哎呀,真拿你没办法。” 他在身上一阵搜索,可是一无所获,最后从腰间拉下那枚绯色玉佩,十分肉痛的递给我道:“送给你啦。”

  秉持着不拿白不拿的道理。

  我从善如流的接过来,入手先是一阵滚烫,定睛一看,玉佩中朦胧不清,欲遮还羞的藏着一只似兽非兽的动物。 我从典籍中看过,这似乎就是玉灵。

  唔,是个珍贵的东西。

  我又好奇的问他几句,但他神情焉焉的,一句也不吭了,言谈之间目光流连在玉佩之上,十分不舍。

  所谓拿人手软, 反正我也毫无损失,所以立即就决定原谅他了。

  心满意足道:“我走了,你随意。” 在他欲哭无泪的目光中,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海藻。

  鲛人帝国的皇宫位于鲛人帝国的最中心,一望无际的云眠树之上八条身长万丈的庞大龙王鲸驼着帝都皇宫屹立其中,从远处看及其宏伟壮观。

  走进看,只见一座座巍峨壮阔地宫殿鳞次栉比的自下往上排列着,足足有九层。宫殿越来越高,越来越美轮美奂,最后是一座是穷尽词汇都无法描述的华美宫殿伫立在最顶端,它就像是深海中最耀眼的明珠一样 ,不分白昼黑夜的指引着鲛人帝国。

  蔚蓝的海水和五颜六色鱼群在宫殿的四周和上空涌动着,忽而向东,忽而向西。 

  八条龙王鲸时时刻刻散发着远古苍茫的气息,一个吞吐就能让蛮荒的海水一直动荡,它们的头就是皇宫最高大的宫门,一张一合就是宫门一开一关,它们的眼睛足足有一座屋宇那么大, 一只眼睛看白天,一只眼睛看黑夜,它们的身躯绵延千里,是最坚固的宫墙,牢不可破。

  传说这八条龙王鲸与鲛人先祖定下共生盟约,鲛人国一天还它们就能永生不死。我从远处游过来,手中依然拿着在夸行梦府门前的得到的玉佩。

  行至高大的宫门前,龙王鲸的白昼之眼就看了过来。

  它口吐人言道:“小女娃是谁,报上名来。” 声音巨大隆隆作响。

  我微微一笑,规规矩矩道:“龙王鲸老祖,我乃冰曌冰大将军的三女,冰栖歌。”

  “冰曌? 哦,我太老了,我得好好想想。” 龙王鲸打出一个响鼻,引得水流一阵飞沙走石旋转远去。

  默默的看着这一景象,我迅速的念了定水咒,才得以免除和砂石一样的困窘。

  过了许久,龙王鲸的白昼之眼又看了过来,目光陌生仿佛第一次看到一样,它缓缓的惊讶道:“咦?这是哪里来的小女娃,快报上名来。”

  ……

  唔,他不会忘记了吧,不是刚才说了么

  我抬头看了看望不到头的庞大身躯,看来它真的是太老了。

  唔,可怜。

  我再次认真回答道:“龙王鲸老祖,我乃冰曌冰大将军的三女,冰栖歌,霏烟太子冰唯玉是我大哥。”

  海水缓缓流动。

  它的胡须粗壮的如同两条柔软的柱子,一阵晃动后,恍然大悟道:“冰唯玉啊,这小子我认识。”

  我看着的一张一合的嘴巴,有调皮的小鱼顺着海水在他口中游来游去,它继续道:“他是冰曌府的人,但是你不像啊,你身上怎么有股仙泽之气。”

  它的白昼之眼睛转了转,深深的吸了一口海水,另一边的黑夜之眼也睁了开,两只眼睛同时看了过来,一瞬间我有种被锁定的压迫感。手中的玉佩不由自主的就朝它飞了过去,玉佩中似兽非兽的玉灵看样子十分害怕,立即“唧唧” 的逃了出来飞回来钻进我的手心,我还来不及反应就瞬间不见了踪影。

  龙王鲸嗅了嗅玉佩,引得海水又是一阵回旋,自言自语道:“原来是枚玉佩散发出来的,好久远的气息。”

  看它不慌不忙的架势,我忍不住出声道:“您认出我来了吗?”

  它的目光从玉佩中拔出来,先是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仔仔细细的有看一遍。像是第一次看见我一样,屋宇大的眼睛中全是陌生审视的目光。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它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是谁,小女娃快快报上名来。”

  这一来一去,等到到达冰唯玉的浮生宫时,竟然已经过了大半日。

------题外话------

  今天是周六,难得的冬日暖阳。

  前几天降霜,窗台的绿萝被冻死了,又重复去年的忧伤结局。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萤夏 / 著

    一场暗杀,一次重生,她从25世纪末代号为1的顶尖杀手,变为了Z国胆小懦弱的新兵蛋子。...

  • 猎户的辣妻

    妖娮 / 著

    村口老言家的姑娘嫁给了村中唯一一户猎户,听说这老言家的姑娘,在嫁给猎户之前还许过猪肉...

  • 鬼手天医

    火龙汐 / 著

    铅汞鼎中居,练成无价珠——我有绝世炼丹术,炼得续命丹在手,阎王也要靠边走!她,唐心,...

  • 婚后蜜宠:萌妻至上

    情非缘浅 / 著

    顾秋慈与尉迟厉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先滚了床单!次日离开前,顾秋慈掏出一沓钱放在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