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宠妾:公子请接招

第二十四章 上青楼去约会

书名:宠妾:公子请接招|作者:讨论两只老虎|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12-07 21:37:00|字数:4194字

  相信自己绝不是看花眼,有人在跟踪,龙龙没了解情况走上前说着“公子,姑娘都走远了,你今天也喝了不少酒了,还是早点休息吧!末将己命人准备好热水了。”

  隐约不安,指挥着“龙龙,你派暗卫日夜盯着迪希亚家如有异动马上告诉我,记住别让她们发现。”

  龙龙想着餐桌上迪希亚似有不悦的神情,害问着“公子,你是担心她跑掉吗?”

  “不是,我担心她有危险,去派人盯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离开。”

  “是公子,我马上去办。”

  龙龙想着,公子这还没娶回家就开始担心她了,以后只怕,放着怕凉,捂着怕热,有够要操心了。

  章玉泽慢慢回房,飞鸽飞到收到一封密信:边疆告急,望速查。

  这件棘手的事怕又要变成真的了,明日先整合一小队去查一下。

  泡在澡盆里想着迪希亚不情愿的表情很是无奈,自己急吼吼就想把她护在身边好好爱她,可她慢的这拍该怎么治,怎么才能让她再多爱自己一些,最好爱到死也不原离开就好了,要不明天约她去玩点好玩的,去听听小曲,喝喝茶,再顺便视察一下工作。

  迪希亚则在床上翻来复去睡不着,自己当初不该心软,一时冲动就应下,以为多少会有个缓冲期,这才半个月了,真订婚吗?

  不否认挺喜欢章玉泽的,可还停留在喜欢还沒相爱,这么仓促,万一了解不好,还要解除婚约多烦,章玉泽怎么也不和自己商量一下就订在三月二十八了,烦人,头痛。

  幼郡主府内

  正心急等着消息,女婢来回话了“郡主,武斌回了。”

  “让他快来,速报。”

  一会中等个头,一个不荀言笑,脸上有块黑疤,一身黑衣的男子下跪来报“回亶郡主,小人查清了,章公子要娶的是一个平民边疆异族女子,无权无势家住东巷,在市集巷尾有一家迷香店,章公子似情有独钟,刚请了她们一家吃了晚饭,又送她们回家了。”

  幼郡主怎么也没想到他会选个平民女子“平民,还是异族女子?长得如何?”

  叫武斌的男子回话着“郡主,小人不敢靠太近没看清,而且她还戴着沙丽,传闻说她幼时因玩皮伤了一个眼睛,装了只狗眼,所以不敢真面目见人。”

  怎么这么荒谬,怎么想的,“狗眼,我玉泽哥哥怎么还看得上?”

  “郡主,小人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武斌想起了传闻。

  “什么事吞吞吐吐的,讲。”

  “郡主,街上有人传闻说,说章公子其实是…”

  “是什么,但说无防。”

  传的有鼻子有脸不像假的,“听闻说章公子其实喜欢男子,与一翩翩少年在街上情投意合,两人还共骑一匹马出城去做荀且之事,有人说亲眼所见,以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幼郡主听来怎么也不可能的事“怎么可能,胡说八道。”

  “郡主,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小人是这么想的,章公子一定是为掩人耳目,所以娶一介平民女子,估计是量她也不敢乱说,所以连狗眼也能接受了。”

  幼郡主听的心很乱,这么俊美的人怎么就好男色了,多可惜,自己还想嫁给他,现在怎么办,气的直跺脚。“你,你退下吧!”

  幼郡主想着传闻不可不信,又叫着“回来,把章公子的何处,和那平民的小店写下,我明日去见他一见。”

  武斌写下地址便退下。

  幼郡主觉得一定要亲眼目赌才能死心,不然怎么舍得放手。

  早上一早章玉泽穿着官服敲响迪希亚家的大门,迪希亚正好在洗脸,开门见是章玉泽一身官服,精神抖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章玉泽你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把昨晚想的节目告诉着“迪希亚,傍晚来我家,我带你去听小曲好不好。”

  “小曲?在那听。”就是约会?

  章玉泽在迪希亚耳边说了三个字百花楼,靠带女朋友去青楼玩,真有他的,不过迪希亚想去,那里堪比现代的夜店。

  看她犹豫问着“去吗?”

  “好啊,我换男装如何,这样出入方便一些。”

  笑着不管男装女装约到这好“随你,傍晚我从兵部回家我先带你去吃顿好的,再带你去听小曲,就这么定了”

  “好。”

  “嗯,那我早朝去了,晚上见。”微笑着道了再见。

  看他雄纠纠一阵风似的上轿离开了巷子。

  迪希亚吃过早餐戴着沙丽去迷香店开业,经过前一日的酬宾,在京城也小有名气了。

  开店一会就有一老一少前来“姑娘,我家姑娘想要那个透明中间有花的皂,现在还有吗?听说洗手用又滑又香,我家姑娘缠着我说了一个晚上。”

  想要香皂,还真没备下“大爷,那是送的,昨日送光了,你要买我明日给你。”

  老人有些失望“姑娘,我们从城外来的,一早出的门,你帮我再找找有没有。”

  迪希亚在店铺找了一遍真的没了“大爷真没有了,要不你买些别的东西。”

  小姑娘哭了起来,看样子只要迷你香皂,迪希亚拿了一个月季花香包“小妹妹,你要的香皂真没有了,要不,你爹下次再来姐姐拿给你爹好不好,姐姐今天送你一个香花包,放在身上一样很好闻,别哭了好吗?”

  被香味吸引,小姑娘不哭了,“谢谢姐姐。”

  父女俩走了,穿的一身破旧怕也买不起,送也就送了。

  不多时来了一位身着华服的妇人“老板,我昨听闻,你这里还订制婚嫁系列是吗?”

  穿金带银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夫人“是的夫人,我们负责新娘华服的熏香,新娘玉体的香肤彩妆,婚嫁用的香粉,及各类香粉饰品等,现在选用的香味选择有亲香荷花味,至香茉莉味和傲香梅花味,你都可以挑选。”

  听着就不错“好太了,我家闺女要出嫁,要订制一整套的。”

  看来是大生意“夫人先恭喜你了,你家闺女几时出嫁。”

  “下月十六日,可还来得及。”

  “行的行的,你先挑选图案及香粉味道,我再和你细说过程。”夫人很是高兴便去挑选和试香了。

  迪希亚正招呼着,又有人来询问婚嫁系列,迪希亚突然发现人手不够用,看来需要招一两个人手了不然生意还忙不过来。

  一个上午订了两笔大单,都要整套的婚嫁系列,还好日期是错开的,不然有的忙了,恐怕接下来每天都会挺忙的。

  下午老爹送来午饭,说苗翠不舒服,迪希亚不放心又去让之前的医生去看了看,说是肚子太大,因为几日不动,对胎儿不利,腿还是有些浮肿,但医生让孕妇无论如何也要走动走动,现在苗翠身边不能少人,老爹只能负责照顾苗翠又帮迪希亚送饭,主要老爹不懂迪希亚的香粉生意,不然由迪希亚来照顾苗翠了。

  人手真的不够用,“爹,你要不问问那家有媳妇原意做工的,我请人,这样你也不用跑来跑去了。”

  “好,我问问吧!”

  想到晚上的约会该知会一声“对了爹,你不用给我送晚饭了,章玉泽说带我去吃好吃的,可能会晚些回家。”

  老爹语重心肠的说“迪希亚,你是黄花大闺女,他章玉泽虽说是要来提亲,可毕竟还没来,你和他还是保持一点距离的好。”

  古人就是这样,是情侣还不能天天见面,“爹,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那爹你在家好好照顾小后妈吧!我去店里了,早上接了两单有的忙了。”

  “好,你去吧,钱慢慢挣,别让自己太累。”老爹看得出女儿是想把家里的日子过好,才这么努力。

  “放心吧爹,我先过去了。”

  回到店里迪希亚把两单生意的时间地点,所用香粉味道都依依记下,还有件数及订金价格做了标识,当头等大事来办。

  临时傍晚,有位趾高气昂的小姐走了进来“来人,给我拿茉莉花香粉荷包。”

  迪希亚放下手工迎了上去“这位小姐,请先坐,我们慢慢谈,喝茶吗?”态度取决成败。

  见对方不言语,一出手头要抓自己的沙丽,迪希亚抬头躲开了“这位小姐,我的眼睛怕吓到你,还是不看的好。”

  “大胆,敢对躲开我们幼郡主。”女婢大声叫着。

  迪希亚第一直觉是郡主什么来头,没事找事?看样子冲自己来的。

  忙行礼着“小民不知是郡主驾到,失礼了。”

  幼郡主不死心,看着沙丽说出了来此的目的“你的眼睛真的装了只狗眼吗?”

  好奇还是找茬?“是的郡主,不敢欺瞒。”

  用命令的口气说着“摘下沙丽,本郡主要亲自查检。”

  果真是冲自己来的难道是章玉泽的爱慕者。

  “郡主,这,这样子真的太过丑陋!小民连自已都讨厌看到,怕会吓的郡主恶梦连连的,还是不看了吧?”吓唬说着,声音里还带着忧伤。

  “摘,本郡主不怕。”今天躲不掉了。

  迪希亚知道总有一天会有人发威强迫自己,还好早有准备,慢慢摘下沙丽,半张脸如雕玉卓,另外半张脸就又黑又黄,眼珠子是全黑色,没细看都吓人了。

  听到女婢鬼叫着,幼郡主都没敢看“啊,吓死本郡主了,快戴上,果真是只狗眼。”

  古人无知小小欺瞒一下,迪希亚戴上又陪礼着“郡主,小人的错,请郡主原谅。”这要取决于迪希亚的当专柜小姐时的彩妆技术了,画张惊悚的脸,是小菜一碟。

  吓了人忙陪礼着“吓到郡主都是民女的错,郡主乃贵人之躯能上小店是无尚荣耀,小店有一不起眼的镇店之宝献于郡主算民女给你陪罪了。”

  听着很贵重,迪希亚去拿了一个免费送小姑娘的月季花荷包,“公主,小店沒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这个荷包是小民萃取了天地精华,费了一番心血才制作而成的,请郡主不嫌气收下当作小民吓到郡主的陪礼。”

  来此一次怎么也要显贵吧“你有心了,本郡主不占你便宜,小宛拿五十两给她,当我买的。”

  五十两好一个冤大头,真是不知民间疾苦“谢郡主,谢郡主的宽厚。”

  迪希亚低头暗笑,这么好骗吗?郡主转身离开了,“郡主慢走,有空再来小店啊。”

  见走远了,迪希亚拿着五十两银子,笑着:让你欣赏了姐的鬼材杰作,再送一个过气荷包,五十两太值了,有钱小姐沒大脑,随便忽悠,也不亏。

  迪希亚看天色不早了,这个点应该章玉泽下班了吧?没见轿子抬过,关了店铺,换了件男装,画了个男性妆容,照着镜子果然又是翩翩佳公子了。

  在店门口等着,远远见轿子抬来了,上前行礼着“章公子,多日不见向来可好。”

  龙龙上前想问来者何人,仔细一看这身打扮装饰到也合适迪希亚,但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龙龙愣住了。

  迪希亚自我介绍着“请叫我桑公子。”

  章玉泽命人停轿,下轿笑问着“你怎么不去我家等我,在此迎我吗?怎么想我了吗?”

  迪希亚笑着“正是,有那么一些些。”

  听这两个男人这一言一语透着好生爱昧的感觉,让人不觉想偏了。

  八抬大轿第一次看到就想试试感觉了“章玉泽我要坐你的轿子,一定很爽吧!”

  章玉泽到是挺大肚,扶着迪希亚一起坐上轿,除了拥挤一些,轿夫稍稍吃力了一些,还有起轿不稳了一些,其它都好,让章玉泽最喜欢的是迪希亚因为不稳直朝自己怀里掉,章玉泽趁机找到红唇吻了一口,轻轻说“你这算投怀送抱,我沒有不受的道理。”

  迪希亚心情好不于计较,笑了笑问着“我这打扮像公子哥吗?”

  章玉泽看着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皮肤白嫩,可不就是个如玉小哥吗?“嗯,难怪人家要说我好男色了,和你一起就是坏我名声,我的损失你该怎么赔偿。”

  迪希亚想了想“你不是说清者自清吗?那有损失,根本不用赔偿。”

  生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利嘴,不过本公子喜欢,趁机又凑近用力吻着反正也不拒绝,不占白不占。

  轿车似停下了,听到龙龙叫着“公子到府了,可以下轿了。”

  这么快,还没好好感受舒适呢?迪希亚推了推章玉泽,这么亲密很是不舍,怎么就到了,无奈下轿,又扶着迪希亚下轿,两人因为激吻,面色都有些红润。

  有仆人来报“公子,王府的幼郡主等候你多时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皇族贵妻

    文苑舒兰 / 著

    长生公主,元襄皇后所出,裕明帝掌上明珠,民间有传:貌丑,狠毒,善妒。貌丑,狠毒,善妒...

  • 王妃还俗王爷请接驾

    爽口云吞 / 著

    一朝大仇得报,去山上散个心,没想到就倒霉的栽下了山崖,再睁开眼竟然成了个小尼姑!尼玛...

  • 将军策:嫡女权谋

    凉薄浅笑 / 著

    她是战王嫡女,却流落在外十七年,她身负许多,已是堕入万丈深渊。当她回到大景朝,成为人...

  • 重生之毒女世子妃

    宝贝鹿鹿 / 著

    本文:{宠文}+{爽文}+{女强}+{男腹黑}前世,当一杯毒酒放在凤倾城面前之时,她...